资讯 币圈围城之大佬退圈记——BB 财经

bbcaijing · 2018年10月25日 · 193 次阅读

“城中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冲进来”,这是《围城》中才女苏文纨谈婚姻的话。

币圈也是这样一个围城,无数的人想着一窥其中奥秘,在这个已经造就了无数暴富神话的世界搏一搏运气,而已经入局者,心态倒是已经变得复杂。

何况,如今市场不景气,大熊市绵绵无期。

Winter is coming?No,winter is here.

于是,币圈韭菜大逃杀开始。

但是那些处于食物链顶端的“大佬”们,当潮水退去,赚的盆满钵满之余,也几乎被扒了个精光——这些在数字货币这一莽荒之地成长起来的草莽们,几乎都带有原罪。

他们的确是革命者,但是谁说,革命者就不会是暴徒。

2018,韭菜们上演大逃杀,大佬们倒像是一个接一个表演着“金盆洗手”,是为“退圈”。

一、退圈早有传统,中本聪最早归隐

武侠小说里,大宗师大都避居深山老林,弄弄花草,调教小儿,不问世事,平常人一看,嘿,这小老儿普通又朴素,哪里会知道是个绝世高手。待故事展开,身边人才会知道,这个不起眼的糟老头子,曾经是在道上血雨腥风走过,人人闻之色变的狠角。

当然这样的故事,多在东方的文化里,毕竟山水田园向来是东方士大夫的理想,“事了拂衣去”,才显得境界高。

但在币圈,创世始祖中本聪,也玩了一出功成即退的把戏,成为币圈“退圈”第一人。

2008年,一个化名为“中本聪”(Satoshi Nakamoto)的赛博朋克,发表了一篇名为《比特币: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》(Bitcoin: A Peer-to-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)的论文,描述了一种被他称为“比特币”的电子货币及其算法。这篇论文里,提出了两个关键的新概念,比特币与比特币背后的底层技术区块链。

2009年1月3日,中本聪开发出首个实现了比特币算法的客户端程序并进行了首次“采矿”,获得了第一批的50个比特币,这也标志着比特币金融体系的首次出现。

2010年,中本聪逐渐淡出并将项目移交给比特币社区的其他成员。在维基解密泄露事件后一周的12月12日,他在比特币论坛发表了最后一篇文章并终止了电子通讯。

此后,“中本聪”只“现身”过两次,即2014年和2015年分别站出来否认假的中本聪。

比特币问世将近十年,关于“中本聪”到底是谁,世人根本还不知道,甚至这到底是一个个人还是一个团队或者机构,也不清楚。

而且屡有传言,中本聪曾挖出过百万数量级的比特币,如果他现身并将这些比特币投入市场,完全可以影响整个比特币市场的价格,他也会立马成为世界首富。

但是他从未这么做。一去之后,一梦无痕。

古书上说,在还是禅让制的上古时期,尧打算让天下给许由,许由不接受。他不仅不接受,还想逃走归隐,并且走到河边,以“清冷之水洗其耳”。结果有人走过来讽刺他说,你要真想归隐,就该躲得远远的,在这通衢大道之畔,人来人往的河边洗耳朵,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,把许由说的耳朵都红了。

像许由这样的假归隐,世上何其多,他们到了幕后,博了个好名声,但实际上却是做起了太上皇,时不时还要出来蹦跶的。

所以这么多年来,这个“中本聪”都能真的“归隐”,以至于比特币社区出现重大分歧,导致多次硬分叉,他也没有出来说半句话,真是让人佩服。

人们如今称中本聪为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创世者,但他也实实在在是数字货币史上“退圈”的第一人啊!

二、退圈不过是托词,当甩手掌柜不要太熟练

中本聪毕竟是个传说,后来的那些退圈大佬,更像是些他的不肖子孙。

2017年,币圈红火,想着进这个围城的多,击鼓传花还能玩的下去,自然不存在所谓的“退圈”。即便九四一纸禁令下来,已经闻到钱味儿的大佬们,也能转战海外,搞“曲线救国”。

但是比特币没有一直上涨,大年一过,“三点钟”群的热闹还未消散,暴跌就来了。

上千亿的市值短短几天蒸发,击鼓传花终于渐渐玩不下去,接盘的韭菜们哭爹喊娘。

而中国人向来又有闹的传统,俗话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。在巨额亏损面前,哪还管自己理不理亏,哪还管自己当初的贪婪,闹、维权、上门拉横幅、泼墨堵车……

当初,大佬们为了多拉点韭菜入局,什么大话都喊得出,十倍百倍上涨张嘴就来。一些无良的骗钱项目,更是乐于拉这些在普通人中积累了信誉的“大佬”站台。站一次台,就能获得项目方给的现金白银和一大笔代币,站完台后马上出清,就又是一笔白花花的银子。如此诱惑,大佬们有几个站得稳的?

而出了事后,面对来势汹汹的维权者,乃至投资人,以及国家越来越严的监管和可能的诈骗罪等等指控,怎么办?

当然是低调做人,若“退圈”归隐,就是更好。于是就有了今年以来国内大佬们接连表示“退圈”的现象。

第一个比较大影响的,就是今年年初的火星人许子敬。

许子敬在币圈摸爬滚打多年,曾号称屯有五位数以上的比特币,投资了矿场、交易所等等很多项目,曾经也被视为币圈一大传奇。但是2017年的“红烧肉”(HSR,超级现金)却让他信誉大跌。

他曾经在2017年末的时候宣传自己的这个项目能从几十上涨到一千人民币以上,没到他就吃翔。如此新奇大胆的毒誓之下,很多人跟着投了“红烧肉”,结果即便他后来试图拉盘,也根本拉不动,价格一泻千里。再加上他站台的MDC(影视链)、HPS(游戏生态平台)都相继失败,火星人是彻底沦为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面对维权的投资人,许子敬无奈,宣布退出币圈,清空微博。

挥一挥衣袖,带走无数钱财,就这样走了?

这样的“退圈”,说白了就是跑路!

而去年九四之后那段时间,以及今年币市大跌之后,很多项目的创始人都是这样当起了甩手掌柜。

当初中本聪离开比特币社区,是不想自己的存在,影响了比特币的发展,避免它中心化,说到底是为了这个项目能够顺利发展下去,而如今这些后辈们,“退圈”不过是要避免承担责任。

境界之高低,实是云泥之别。

火星人在先,朱潘在后。今年8月8日,区块链社群管理平台Beecool创始人朱潘在其朋友圈宣布退出币圈,而究其原因,同样是“被维权”。

朱潘名气不如火星人,但也不简单。他算是个自学成才的黑客,曾经黑掉薛蛮子的邮箱账号,反而让薛蛮子觉得他是个人才,给了他投资,因此外界称他是薛蛮子的爱徒。而如今薛蛮子是什么样的名声,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的。

反正一来二去,朱潘也在币圈闯出了名堂,有人称之为“战神”。而这次出事的项目,叫做ZJLT(终极账本)。投资者称,ZJLT项目方利用ZJLT(终极账本)项目,请知名人士站台、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、拉盘操纵币价、无底线喊单不兑现承诺的方式花式割韭菜,致使大量投资者损失惨重。

当时就有评论称,被人揭发,被人维权了,就发个声明退圈,不就是学许子敬,东施效颦?都一样是跑路避责。

三、币圈不是你想来就能来,也不是你想退就能退

火星人许子敬、“战神”朱潘,在比特币首富李笑来面前,都还算是小儿科。

李笑来老师,曾经的新东方老师,能说会道,煽动人的能力,不下于那两个罗胖子。早早就看准了比特币的机遇,陆陆续续买进了高达6位数的比特币,被称为中国的比特币首富。

演讲、出书、开课程,李笑来老师就是币圈第一KOL(Key Opinion Leader)。

但是9月30日凌晨,李笑来老师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“个人将不再进行任何项目投资,不管是不是区块链”,并表示自己“依然长期看好区块链”。

李笑来要退圈,这对币圈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。何以如此?

原因就在于,如今熊市持续大半年,像李笑来这样有分量的人宣布退圈,至少说明在这个场子里的高级玩家不看好这个市场。而此时对于一个低迷的市场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信心。因此李笑来宣布要退群,有的人甚至发文问币圈的信仰要谁来承继。

不过,李笑来和币圈牵涉极深,他站了那么多项目的台,他的比特基金不仅投了很多项目,本身也接受了外界投资人几亿的投资,是不可能如此轻易退出的。

所以很快就有人发出了质疑声。流传最广的影响最大的,就是6月开始就和李笑来撕逼的陈伟星。陈伟星转载了锌财经潘越飞的“五问李笑来”表达了自己的态度。

而李笑来也不得不回应,指自己并不是立马就退圈,而是要好几年。

如此一来二往,李笑来退圈事件渐渐平息,但它对当前的市场信心还是有一定影响。

而这一事件,也充分反映出,币圈大佬们,既然入了这座城,也不是想走就能走。

李笑来之后,币圈大佬们“退圈”的事件其实还在发生,比如V神发推特,显示出他可能退出以太坊项目,虽然今年5月他就曾晒出谷歌邀请他加入的邮件,让网友投票他应该留在以太坊还是加入谷歌。

之后V神解释称人们误解了他的意思,并表示短期内没有离开以太坊的打算。

但这位24岁天才的去向,实在是关系着以太坊接下来的命运,人们有所顾虑正是常情。V神“退出以太坊”事件虽然性质上和李笑来等人不一样,但时间邻近,币圈低迷,人心惶惶,难免产生币圈正在“退潮”的联想。

而有了“退潮”的心理暗示,想从这座城里出去的,只会更多。

文章来源:BB财经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bbcaijing.cn/article/news/19913.html
关注区块链资讯,区块链技术,数字货币行情

暂无回复。
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,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